六月

那是驪歌輕唱

空氣之中飄忽著離情別緒的日子

/

也是茉莉低吟

黃梅過後乍晴還雨的時節

/

而六月

卻也是我經歷了前半年六項賽役

暫且偃旗息鼓、休養生息的一個休止符。

 

 

回顧過往的半載賽事

有落英繽紛的「櫻木花道」

有三百六十五里路雲和月的環花東

有翻雲覆雨的噶瑪蘭

有大雨滂沱的訪台

有豪氣干雲的宇老大满貫

更有可歌可泣壯烈史詩的東進武嶺

 

噶瑪蘭100K

 

噶瑪蘭100K

 

只要是比賽

也必然是含辛茹苦

那閑適愜意悠遊自在的畫面

恐怕

僅是小說家

生花妙筆下的鏡花水月而己!

/

在炙熱的炎陽下

我可能正在咬牙切齒地爬坡

/

在磅礡的甚雨裡

我可能正在風馳電掣地衝刺

/

而在飛沙走石的逆風中

我可能正在步履蹒跚地龜行。

 

 《拜訪台中》

 

或許一路走來

風雨如晦備極辛勞

/

然而雨過天霽之後

雲淡風輕

仰望著朗朗的晴空

淪浹於內心裡的

卻是盈盈的欣慰與滿足

/

而此不正是蘇軾在《定風波》裡

「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」

的意境寫照嗎?

 

 

宇老大满貫

 

宇老大满貫

 

然而

自「環花東」之役後

悄悄地有著與以往不同的體會

心中依稀有個聲音輕輕響起:

「是誰風裡雨裡一直默默守護?

    原來是你,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運,

    原來我們, 一直都可以靠得那麼近,

    那為我一起參與的比賽, 那陪我淋的雨,

    一場場都是你, 貼身陪伴的真心!」

 

東進武嶺

 

原來是我的車衣

我的第二層肌膚

那陪我淋的雨

那伴我曬的太陽

貼身陪伴的「小幸運」!

/

偶然看見「康塔多」

所戴太陽眼鏡的帥氣照片

乃是認識此一品牌的濫觴

/

不久之後

也望見其車褲的宣傳照

遒勁而有型

而背後那X型且仿鯊魚鰭的獨特造型

兼具機能與美觀

自此便留下難以或忘的印象。

 

 「康塔多太陽眼鏡」

 

「鯊魚鰭」

 

在「噶瑪蘭之役」

我首度身著灰紅的「Speed Cell」

/

起初

只覺得鬆緊適中穠纖合度

/

然鳴笛後

天空便淅淅瀝瀝地下起雨

/

於是平路且緊跟著集團

速度一旦被點燃便不易收拾

我改握下把時

俯首竟然望見

/

當那從前方前奔而來的雨滴

衝撞於我胸前之

並未滲濕車衣

而是粉碎成數小顆的銀色珍珠

晶瑩剔透,玲瓏可愛

彷彿也有音符隨之伴奏似的

叮叮咚咚地,奏起那雨中的旋律

/

原來,這車衣具有撥水功能。

 

東進武嶺

 

但隨著雨勢愈加滂沱不息

車衣畢竟不是雨衣

在雨裡纏綿,在風中繾綣

终究難逃全身濡濕

/

然令我驚訝的

雖濕卻僅略透,雖透卻不覺冷

/

而在比賽的回程途中

已見落雨漸緩

且在體溫的蒸發與風勢的吹拂下

此刻

乾爽舒適便是身體最優渥的

/

而因此獲取滿意的成績

也讓自已的嘴角頻頻失守。

 

噶瑪蘭之役

 

好奇心的驅使之下

仔细將車衣袴抽絲剝繭地審視一下

發現了若干特色:

/

- 車衣的背部  

具有類似「蜂室」的鏤空特殊材質

極具通風與排熱功能

/

這也使我在「宇老大满貫」戰役的酷熱陽光曝曬下

也不致於有燎原之勢。

 

「類似「蜂室」的鏤空特殊材質」

 

「極具通風與排熱功能」

 

 車袴的襯墊 - 

也能厚薄合度、軟硬合宜。

/

「路途的艱辛,屁屁最知道」

車袴襯墊與astvte座椅坐墊真乃天作之合

天生绝

/

也使我

在「東進武嶺」戰役

如此漫長多舛的路程中

屁屁與肛肛竟仍能相安無事

相處融洽。

 

「路途的艱辛,屁屁最知道」

 

 大腿束處 - 

採用寬板設計

那若有似無的觸感

「幾乎不感覺它的存在」

/

根據簡單的物理原理,

壓力=正向力÷接觸面積

當接觸面積愈大時

對腿部所造的壓力便愈輕微。

 

「採用寬板設計若有似無的觸感」

 

   英國名詩人《羅伯·布朗寧》曾有精彩詩句:

睡眠,是為了清醒;

 卧倒,是為了爬起;

 休息,是為了走更長的路。」

 

《東進武嶺》

 

大雨下後

可以看見瑰麗的彩虹

/

盛夏過後

也可以期待浪漫的涼秋

/

我要休息了

也應該休息了

休息之後

我仍將穿上第二層肌膚

奔騰挑戰未來的路途。

 

「休息之後我仍奔騰挑戰未來的路途」